深切缅怀我的叔叔——李明芳教授

李 嘉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

叔叔:

五年前你来参加我的婚礼,谈笑风生,一脸幽默;五年后的今天,你一路走远,悄然离去。还有太多的话没有说,太多的事没有做,你让我们如何了此情节,如何释怀?

记得去年有一次你写信,问我为啥小时候叫你大拳头。凭我儿时的记忆,大概因为你年轻时在青海汽车九厂工作(我理解为"酒厂"),大概因为你小名叫"全寿"(我理解为"拳寿")。

后来你在北京读书,凭优异的学业被选派为当年国内首批的留学生,来美国学战略管理,我们都为你感到无限的骄傲。我也憧憬着美国,期望有朝一日也能像你一样优秀。记得你出国之前我问你"管理是什么呀?"你说"就是管人呗!"就你的谦和品行,你永远不会去管人;但你始终在国际管理学科的最前沿孜孜不倦地探索、辛辛苦苦地耕耘,你的许多研究成果和创新理论,像烛光和火炬一样,给人启迪和引导。你的学术的造诣和贡献,以及对中国许多著名高校管理学科的建设和管理学科研究人才的培养付出的心血和做出的奉献,让人尊敬,令人佩服。

在你从北京机场离开时,我们全家为你送行。后来我发现所有有你的照片都是模糊的,在过多年我才意识到我爸在照相的时候一定是泪眼模糊,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他亲爱的弟弟。多年之间,你的每次来信都牵动着我们心情,你的每一步成就都是我们饭桌上的热门话题。除了为你骄傲,做为兄长我爸还要经常说你小时候爱哭,别人都哄不住,但只要他一抱你,你就不哭了。没想你做知名教授之后,还要经常聆听我爸如此的夸耀。

多年后我也来到美国留学,工作之后也禁不住念了博士。念书期间你多次打电话发邮件,询问我论文的进展。好像你就知道我何时遇到难关,何时需要督促,做为教授及前辈,默默的支持我。几年寒窗,我成为了李家的第二个博士。看过我的论文之后,你还兴奋的给我爸打电话,告诉他你对我的研究十分满意,是一篇高水平的博士论文。你还邀请我今年和你回国,同登讲台。就像你说的,读完书会对我有好处。后来我写信告诉你我在充分享受新获得的空间和自由,但再没有接到你的回信。我希望你看到了邮件,也为我而感到安慰。

亲爱的叔叔,你已离开我们远去了,可能国际管理学界会说,我们失去了一位杰出学者,美国和中国有关高校会说,我们失去了一位优秀教授和重要专家。但对我们家人来说,我们永远失去了自己的亲人,这是任何荣誉和金钱都无法弥补的。叔叔重病期间和走了之后,爸爸一直处在巨大的折磨和痛苦中,常常寝食难安,并自责没有做好爷爷奶奶的嘱托和心愿。手足情深,血浓于水,失去亲人的痛苦,是难以释怀的。对我来说,还有一个最大的遗憾是你从来没见过我的两个孩子。但看着我的小女儿Leila圆圆的小脸,我看到了你,也看到了你的生命和血脉的延续。我也会在日常言行举止记住你的抱负理想和追求,你的品德和光亮,想想你会怎么做,在自己的生活和事业上多做一点。

姑姑,春春,娟娟,燕燕及家人就要回湟源上祖坟,也请他们捎带我们的祈愿。希望你早日平安回家。